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visenstep

......

 
 
 

日志

 
 

台湾五大财团之新光集团吴氏家族〈七〉  

2007-06-22 18:55:47|  分类: 财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湾五大财团之新光集团吴氏家族〈七〉

    台湾新五大家族之一--新光吴家,近年来一直走在风口浪尖。80高龄的大家长吴梁桂兰,面对爱子火并,被逼得数度跳上台面。这对一个老人家来说,何其残忍!

    在台湾,提起新光集团吴氏家族,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作为全台经济实力最为雄厚的企业集团之一,新光集团涉及保险、租赁、纺织、纤维、房地产、百货、证券、天然气、银行、电脑、文化等众多事业。244公尺高的新光摩天大楼,曾一度是台北最高楼(2004年被101大楼超过,现为台北第二高楼),也是吴氏家族兴盛的象征。

    如今,在台湾人心目中,吴氏家族和鹿港辜家、台塑王家、国泰蔡家及远东徐家并称台湾的新五大家族。吴氏家族的奋斗历程、辉煌业绩,以及内部的种种矛盾与纷争,无不成为台湾民众街头巷议的话题;吴氏兄弟在公众面前上演的一出出充满戏剧色彩的闹剧,更是为人津津乐道。
    靠勤奋和头脑拼得天下的吴火狮
    吴家发迹于吴火狮一代。吴火狮,1919年出生于台湾省新竹县的一个小村庄。他的父亲是一个小店主,膝下生有三男三女,生活并不富裕,但吴火狮的父亲十分重视子女教育。吴火狮10岁那年被送进学校,开始了半工半读的一段时光,学习之余就到店里打工。

    初中毕业后,吴父患病,一家人生活十分困难,吴火狮不得不辍学。大哥吴金龙介绍他到台北一家日本人开的平野商店当学徒,这是一家颇具规模的布匹进口批发店。这段经历,对吴火狮后来的经商帮助很大。

    吴火狮的勤学苦干得到该店日本老板小川光定的赏识,小川拿出3万元(台币,下同)开设了一家分公司--小川商行,让年仅20岁的吴火狮出任经理。吴火狮因业务关系而往来于台湾与日本之间,积蓄了不少钱,开始购地置产。他还投资建造木船,来往大陆沿海做贸易生意。

    抗战胜利,台湾光复,吴火狮与亲兄弟和几个朋友合资成立了新光商行,开始了他事业的真正起点。“新光”具有双重意义:“新”代表着他是新竹人,“光”则是为了感谢有恩于他的日本老板小川光定,也意味着“新竹之光”、事业兴旺发达之意。

    新光的发展果然是一帆风顺。日本进口的布料在岛内卖得非常红火,吴火狮不断扩大业务范围,先后设立纺织厂、印染厂,吞并其他毛纺公司,生产高档毛呢、衣料,还率先在台湾生产人造丝与人造棉,在竞争激烈的纺织业中逐渐建立了吴氏“纺织王国”。

    不过,吴氏新光集团最有影响的企业还要数两家新光保险公司。

    在拓展纺织事业的过程中,吴火狮发现一年缴的物产险费的金额数目相当可观。于是,吴火狮决定进军保险业。1963年,吴火狮先后成立新光物产保险公司和新光人寿保险公司。这两家保险公司成为全台湾成立最晚、但却发展最快的保险公司。它们使吴火狮的事业发生了重大转折,也使他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大企业家。

    根据新光保险的元老回忆,创业时期,吴火狮骑着摩托车跑遍了台湾东南各乡镇。当时,人寿保险的业务拓展是最难的,如果说物产保险还比较容易搞定的话,人寿保险则要向人磕头。可台湾有关部门当时规定:一家保险公司如果不做人寿保险,就有可能被吊销执照。吴火狮只能两类保险一起做。

    开业以后,吴火狮首先遇到问题是:保单如何设计?保单的条款如何定?吴火狮没经验,只好拜托经验丰富的保险界同行帮帮忙。可是,事与愿违,碍于“商业秘密”,他到处碰壁,没有保单,当然无法开展业务。情急之下,吴火狮想出了一个绝妙好办法,他要求手下职员,以各人太太或其父母的名义,分头到各家保险公司去投保。这样,吴火狮总共拿到八份填写妥当的保单。

    根据这八份“样本”,吴火狮将八家保险公司的相关规定作了认真的比较,结果发现,五年期最便宜的是国泰人寿的保险,咨询了会计师后,吴火狮很快确定了新光保险的营业方针,即:新光保险的客户投保费用,一定要比国泰的便宜;而一旦出险,兑现保费的条款,则要优惠过别家;其部分险种的最高赔偿,甚至可达苛刻同行的3倍。吴火狮仔细盘算之后,认为自己在经营上没有太大问题,如果开支上节省一些的话,完全可以稳住阵脚,略有盈余。在保单条款全部确定后,吴火狮便开始派出员工、挖掘客户。

    吴火狮制定的保险赔付条款已经足够优惠,但“新光”的知名度在岛内并不高,接下来,提高知名度又成了吴火狮最头痛的事。想当年,岛内电视台只有一家,电视广告报价,贵得吓死人。如果新光想在电视台做广告,一个月的广告投入就要一万多元。

    如何才能“少花钱、多办事”,有效扩大公司知名度?吴火狮一直在苦苦思考。一次,有位下属去看电影,看到一半,电影院在银幕旁边的墙壁上打出幻灯字幕,说“外面有人找”,这位职员突然来了灵感,认定这是一种最为廉价的广告方式,于是报告吴火狮。吴火狮闻讯,大喜过望,随即通知新光全体保险业务员,在电影院写条子,花五毛钱,写上“新光保险吴经理外找”。

    那时候,晚间娱乐活动的种类并不多,因此,每晚七八点钟电影院里都会涌入许多观众,结果,大家看得正带劲的时候,银幕旁边必然映出“新光保险吴经理外找”的寻人字幕。有些员工觉得放映一次不够,于是再出五毛钱,告诉放映员“要找的人还没出来”,于是那条“寻人字幕”就可以再打一次……这个今天听起来令人忍俊不禁的“高招”,在四十多年前的小岛台湾,确实行之有效。

    这还不算,吴火狮又出一奇招:在报上登了个“有奖征答”的广告,以“讨厌的人寿保险”为主题,要求客户写来明信片,列出人寿保险的讨厌之处,并且允诺:“答好的有奖,奖品很丰富。”

    参加“有奖征答”的民众果然很多,他们寄来了一大堆明信片,因为抱着“中奖”的想法,每个人的地址都写得很详细。吴火狮的目的就这样达到了。

    吴火狮后来说:当时保险公司的业务员,要进入客户的公寓是非常困难的,往往在大门口就被警卫挡驾了,即使进得了大门,也很难进入那些越来越警觉的住户家里。可是,有了这些明信片后,吴火狮就把它们分发到各地的业务员手中,让他们手持明信片前往访问,这就像有了通行证一样,名正言顺多了。

    凭借着他的拼命精神和灵活头脑,吴火狮在台湾保险业慢慢打出了一片广阔的天地。新光保险公司营业额在1966年到1969年4年间,增长了将近10倍,从2亿多元到20亿元。至1986年吴火狮去世前,公司营业额为251亿元,资产总额达到359亿元。新光人寿保险也成为仅次于“蔡家”国泰保险的台湾第二大寿险公司,新光物产保险,则成为仅次于“富邦”和“明台”、位列台湾第三的物产保险公司。
    家族事业兴旺 兄弟对簿公堂
    1986年10月18日,吴火狮因心脏病突发,在办公室去世。

    21日,吴氏家族召开家庭会议,确定由吴火狮的长子吴东进接班,担任吴家新光集团的总负责人。不过,这个决定却埋下了吴氏兄弟间重重矛盾的种子。

    吴火狮与妻子吴梁桂兰育有四男两女。性格温和的吴桂兰以前常和吴火狮开玩笑:“你们家做纺织的,生产原料和设备都相同,怎么制造出来的四个男孩,个性这么不同?”

     吴家四兄弟,每个人的个性都非常鲜明,被外界形容像四季一样迥然不同:老大吴东进是“冬”,有种日本式的家长思想,习惯以大哥之尊,当家指挥;老二吴东贤是“春”,是个与世无争的温和主义者,多年前的一场大病,让他自此投身公益事业,只是专心和妻子抚养子女;老三吴东亮是“夏”,敢做敢为又带点叛逆,当年他不顾父母反对,和影星彭雪芬私定终身,偷偷跑到美国生完孩子才回来;老幺吴东升则是“秋”,是个标准的理想主义者,曾以玩票性质出版书籍,后来又竞选立法委员,是四兄弟中公认最适合从政的代表人物。

    亲近吴家的老人们都说,老大吴东进习惯踩刹车,吴东亮则是爱踩油门,以前有吴火狮发号施令,四兄弟只能随着父亲的口令采取统一的动作,但是发令的人一旦离开,兄弟们当然会为“该刹车”还是“该加速”而起冲突。大家长吴火狮突然过世,又没有预立遗嘱,家族事业如何分工、管理,当年无法厘清,多年后的今天再想厘清就更不容易了。

    吴火狮去世后,在吴东进的率领下,吴家的事业跨上了一个新高度,新光集团在老一代掌门人逝世之后的十年间,由台湾100大集团的第九位,升到了第三位,年营业额高达1670亿元。与此同时,吴家的家族财富净额,增长也很迅速,1994年起,吴家总资产即超过王永庆家族,仅次于蔡万霖家族,稳居台湾第二大富豪。

    吴东进还实现了父亲生前未能实现的三大遗愿:标购敦化南路国泰信托大厦、兴建新光摩天大楼,开办新光医院……并开始在政界发展,成为台湾有影响的大家族之一。

    然而,1996年底,吴家兄弟对“新光合成纤维公司”是否应当赴大陆投资一事,引发家族矛盾,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这里有个大背景:“台湾总统”李登辉于1996年发表了限制台商赴大陆投资的讲话,吴家老三、新光合成纤维公司总经理吴东亮,却决定“反其道而行之”,继续在大陆追加投资,但作为公司董事长的大哥吴东进,却坚决不同意。

    1996年5月,吴东进与吴东亮两兄弟在新光合成纤维公司股东会上,因公司印鉴发生激烈冲突。吴东进认为他是公司的董事长,但董事长的印鉴却由总经理吴东亮保管,企业不少决策自己都不知道,两兄弟为此发生争吵,事后有人爆料说:两人甚至互砸烟灰缸,叫嚣怒骂,甚至要找警卫要把对方赶出去。

    老二吴东贤、老四吴东升都站在吴东亮这一边。掌握新光最多资源的大哥吴东进不愿放权,三兄弟都对大哥不满。多年前,小弟吴东升要出马竞选立法委员,性格保守的吴东进不愿小弟竞选,认为这是胡乱花钱的事,搞不好还会影响吴家形象。结果,兄弟吵到动手打了起来。吴东升后来更一度撒手去美国读书,不再理会家族事业。

    为了解决印鉴之争,吴东进找老妈出面主持公道,最后,经过家族内部协商,老母亲吴梁桂兰也进入家族集团,挂名出任“董事”,坐镇董事会充当仲裁者,公司印鉴也交给总经理室主任,由外人代为保管。但问题并没有得到完全解决,兄弟间的隔阂仍旧存在。

    1996年11月,吴东亮决定就新光合成纤维公司赴杭州投资化纤厂一事进行讨论。不料,在会议召开之前,吴东进未经董事会通过,便以董事长、监事名义通过了“美国轨道卫星发射公司”100万美元的投资案。

    吴东亮闻讯后,立即如法炮制,以大陆海关将于1997年加征30%的设备进口税为由,紧急决定在1996年底,调拨2500万美元前往大陆杭州的投资事宜,并由公司发言人林杨龙,向台湾证券交易所公开发布了这一重大消息。

    吴东进得知后,要求暂缓,另行择期召开董事会,再进行详细讨论,不料吴东亮不予理会。吴东进便向媒体透露:新光合成纤维公司董事会不合法等事宜,从此将家族内部矛盾公开化。

    1996年12月中旬,吴梁桂兰与东贤、东亮、东升在台北阳明山别墅连续召开多次紧急会议,商讨对策。最后草拟了一份声明书,对老大吴东进下最后通牒,要求他对外闭口,这才把一段“家丑”给蒙混过去。

    不料,吴家兄弟阋墙事件几年后再度上演,而且比上一次更加猛烈。

    2003年,为了争夺新光合成纤维公司董事长的位子,吴东亮和吴东升兄弟俩对簿公堂,打了半年的法律仗。最后吴东亮换来了“为期半年”的董事长任期,还遭到母亲吴梁桂兰多次公开痛批。

    2004年,吴梁桂兰发表声明,称已达成协议,四兄弟各有专职经营的企业。也就是说,吴家兄弟从此以后“各立山头”。

    一位老企业家看到吴火狮子女,频频上演兄弟之争,相当慨叹。吴火狮在世时,最得意的就是“子女孝顺、相处融洽”,那知他才一走,家族就演出变奏曲,四根琴弦断裂。

   “亮升之争”让台湾人足足看了半年的笑话。甚至有台湾媒体把吴梁桂兰列为2004年岛内十大财经话题人物第六名,上榜理由是“高龄逾80岁的大家长,面对爱子火并,被逼得跳上台面,数度发表言词激烈声明。对一个老人家来说,真是何其残忍”!
    一百零五分的人生哲学

    正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吴家的第三代,同样人人出色:吴东进的女儿吴欣盈,吴东贤的一双儿女吴昕、吴昕媛,目前都在家族企业里担任要职,独当一面。

    台湾社会公认的吴家第三代代表人物,就是吴火狮的长孙女、吴东进的长女--吴欣盈。
    1978年,含着金匙出生的吴欣盈,打一落地起就被两大家族(外祖父是太子集团董事长许胜发)寄予厚望。在最严苛的家族教育下,吴欣盈没有让长辈失望。一路名校读过来,她永远是一群精英中的佼佼者。

    1996年6月4日,位于台北天母的“台北美国学校”停车场里,挤满了奔驰、宝马等名车。这一天,正是许多台湾企业家后代就读的该校举办毕业典礼的日子。

    典礼中,只有两位毕业生能够上台代表所有的毕业生演讲。一个名额,给了全年级学业成绩第一名;另一名额,就是本年度该校的学生会总裁。身为台北美国学校创校以来第一个连续两年担任学生会总裁的吴欣盈,正是两位演讲学生之一。

    当她以流利的英文演讲完毕走下主席台时,吴欣盈的母亲许娴娴迎接女儿的第一句话是:“四年后,我就准备听你在大学毕业典礼上的演说。” 吴欣盈马上想起小时候,有一次音乐会上,从小学大提琴的她,在乐曲演奏过程中帮首席大提琴翻乐谱。演奏结束,当她走下舞台时,母亲迎接女儿的第一句话就是:“为什么你不是首席?”

    这就是母亲教给吴欣盈的“一百零五分人生哲学”。

    吴欣盈很小的时候,母亲就会不断地告诉她:“凡事不能只求一百分,如果没有一百零五分的把握,就表示你准备的还不够。”“你要变得tough(强悍)!”

    从小与爷爷吴火狮同住的吴欣盈,受爷爷的影响也很深。她最忘不了爷爷的故事是:吴火狮在小学时代曾经是全班第一名,只因为家里贫穷,老师嫌吴火狮上台领奖不体面,竟然指派第二名同学上台。穷人的羞耻心在年纪幼小的吴火狮心中种下了奋发的种子,同样给了小小的吴欣盈别样的触动。

    身为家族企业的“女王储”,在这种特殊背景下,吴欣盈心中的满分标准从来都不是一百分,而是超越满分的一百零五分!

    从台北美国学校毕业后,吴欣盈被父母送进了精心挑选的美国波士顿卫斯理学院,2000年吴欣盈以优异成绩毕业后,即受聘于英国伦敦美林证券,做了一名证券分析师。

    感性的吴欣盈,小时候曾梦想担任外交官、考古学家或是大提琴家,大二暑假到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实习,又爱上了媒体工作。她在被吴东进从美林证券叫回新光集团之前,金融工作之余还协助英国国家广播公司(BBC)拍摄中国纪录片,当时的她,正在北京协助BBC搜集中国大陆的相关资料,但是父亲一声令下,吴欣盈只能搁下自己梦想中的人生剧本,转而进入家族企业,改写另一篇属于“企业人吴欣盈”的剧本。

    吴欣盈曾说:“我是吴东进的女儿,如果我一毕业就回到家族企业里做事,不管我的能力如何,永远不会有人跟我说真话,我也不知道我在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竞争力!”虽然大学里主修的是国家发展与艺术史,但毕业后吴欣盈却选择到美林证券工作。这工作是她自己找的,在英国伦敦,一个没有人认识她的地方。她花三年的时间享受证明自己能力的过程,“只有在这里,人家才会说实话,我才知道自己的能力究竟是如何。”

    无可避免的,吴欣盈终究还是要回到家族事业中。2003年,新光金控股价跌至历史最低点,吴东进让吴欣盈在新光最危急之际回到台湾,不为别的,就是要让吴欣盈上一堂平日学不到的经营管理课。

     现在,吴欣盈担任新光金控董事长特别助理,新光人寿慈善基金会董事兼执行长及新光产险监察人,是第三代中头衔最多的一位,这还不包括她在外祖父那边担任的两个职位。

    习惯美式绩效导向的吴欣盈,以董事长特别助理身分列席大大小小的内部会议,只要有看不惯的地方,就会直接表达自己的意见,不太在乎长幼尊卑,这让部分新光老臣很不以为然。吴欣盈说,她回到新光集团做事,最大的挑战是“在维持传统与持续创新之间寻求平衡”。

    吴欣盈事业之外的分数,看起来也是灿烂耀眼。她的男朋友是华南金控董事林知延,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法学博士,是台湾著名的板桥林家第七代传人,堪称一对完美组合。

    不久前的一场长春藤政经名人派对上,吴欣盈脱下企业套装,穿上大胆的豹纹礼服,抢尽了现场的镁光灯与隔日的报纸版面,吴欣盈内在的强烈个性与自信,在那场派对上表露无遗。她虽然是林知延的女友,但却不甘充当男人的附属品,而是主动到各桌间游走、打招呼,举手投足间更像个女主人,引领林知延及其他企业家后代向长辈敬酒,俨然一个社交女王。

    或许,她与许多刚刚冒出头的台湾第三代企业家一样,比第二代对自己的人生有更多想法?来源于《台湾政商家族》、《商业周刊》

  评论这张
 
阅读(17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